佛教典籍 首页 > 国学典籍 > 佛教典籍 > 正文

韩国佛教简史

更新时间:2011-05-20 11:12:00点击次数:7060次字号:T|T


佛教发源于印度,在一世纪左右传入中国。西元四世纪,佛教由中国向东传入韩国,经过融摄的转变过程,形成韩国特有的佛教。

韩国佛教的信仰,最初以王室贵族为中心,开展国家的护国思想和现世利益思想,代有高僧辈出,推动佛教的大众化、生活化。

韩国佛教历经三国时代,到朝鲜时代,在国家的崇儒排佛政策下,佛教遭受到严重的打击,然而在国家危难当头时,僧侣却仍奋勇挺身扮演救国护国的重要角色,例如为了攘敌而雕刻史上不朽的《高丽大藏经》,为了抵抗日本入侵,率领义僧起义,解除国家的危难。

今日的韩国佛教已由山林的保守传统作风,逐渐与现代相结合,例如设立佛教广播电台和佛教卫星电视台等,落实人间佛教的弘扬,挑起弘法利生的担子。

◆佛教的传入与发展

佛教东传朝鲜半岛,据《三国史记》卷十八等载,高句丽小兽林王二年(三七二),中国前秦符坚派遣使臣及僧顺道齎来佛像、经论;四年,秦僧阿道来朝。翌年,敕令为二僧建肖门寺及伊弗兰寺,这是韩国有佛寺的开始。枕流王元年(三八四),印度沙门摩罗难陀至百济宣教,新罗则迟至五二八年始见佛教兴隆。

佛教初传朝鲜半岛时,与当时半岛上原有的习俗相融和,目的仅在祈福,这是初传时的相容时期。至六世纪初,高僧辈出,例如百济僧谦益求法印度,携回梵本阿毘昙藏及五部律,译出律部七十二卷,是为百济律宗之祖;当时昙旭、惠仁等并著律疏三十六卷,皆奉藏于台耀殿。高句丽僧惠慈在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至日本,后与百济僧惠聪同至飞鸟法兴寺,并同为圣德太子之师;惠聪后被推许为佛教栋梁。

在高句丽、百济、新罗等三国之中,以新罗佛教最盛,入中、印求法者最多,高僧亦辈出如云,其中,圆光于南朝陈时来中国游学,精通涅槃、成实、摄论等学。元晓来唐未果,曾注释佛经八十一部,阐扬一乘圆教。义湘亦来唐参谒中国华严宗二祖智俨,返国后大力弘传华严宗。慈藏曾与弟子僧实等十馀人来唐,归国后,携回大藏经一部及诸幢幡、花盖等,国王曾命其于芬皇寺讲大乘论,其思想以律学及华严为主,曾建通度寺戒坛及大和寺塔。圆测于十五岁时来唐,曾参学各处高僧讲筵,专学唯识学,曾蒙唐太宗颁赐度牒。惠通弘传密法,为真言宗祖师。至新罗统一时期(六六八-九三五),佛教已经逐渐脱离中国的传承,树立朝鲜佛教独特的教学。

高丽时代的佛教,正值外敌侵入与国家混乱的难局,因此设有各种法会、法席、道场等佛事来为国家祈福消灾,这是「祈福禳灾,镇护邦国」之国家思想的形成。据《东国通鑑》等载,太祖即位(九一八)时,即设八关会、燃灯会;翌年,将都城迁往开城,在建宫殿的同时,于京内创建十寺。光宗(九五○-九七五在位)于城南建大报恩寺为太祖追福。并设僧阶,制定国师、王师的制度。

高丽时代的高僧辈出,例如早期的道诜、广学、大缘、法印、利严、庆甫、利让、璨幽、允多等。其中,利严为太祖之师,璨幽曾经来唐,依投子山大同修学,并得其心印,归国后,曾受太祖、惠宗、定宗、光宗等四代帝王皈依,光宗特赐「证真大师」之号,并封为国师。此外,如智宗、道峰等,均曾来宋参学,受永明延寿的心印,归国后,活跃一时。举扬华严学的均如,颇受光宗崇信,尝致力于南岳智异山、北岳浮石寺等二派华严学的融和会通。

在各种宗派之中,以禅宗传入较晚,却后来居上。最早将禅宗传入韩国的,是法朗及其门人信行(七○四-七七九,一名神行),信行所传的是中国北宗神秀的法脉。信行之后,有道义,曾来唐参谒智藏,并嗣其法,归国(八二一)后,欲兴南宗禅法而不果,遂于雪岳山隐居,后由再传弟子普照大兴其宗风。道义的同门洪陟,在智异山创建实相寺,大兴禅法,是为朝鲜佛教「禅门九山」的滥觞。

禅门九山源于中国曹溪六祖慧能,但是与中国禅宗五派(临济、曹洞、沩仰、云门、法眼)并无关连。九山即:实相山派、迦智山派、闍掘山派、桐里山派、圣住山派、师子山派、曦阳山派、凤林山派、须弥山派。此外,淨土信仰亦颇盛行。西元九三五年,新罗为高丽所败,佛教亦出现另一崭新的面貌。

在高丽时代(九一八-一三九二),教宗与禅宗盛行,尤以禅宗,继新罗末期的教势而盛于高丽时代全期;华严宗与法相宗亦各自形成其宗派,而持续教脉。自大觉国师义天以后,成立天台宗,给予教禅两宗影响甚钜。

高丽时代的佛教,自天台宗立宗后,原来兴盛的禅宗(曹溪宗)逐渐衰颓,虽然有坦然等高僧极力挽回禅宗的颓势,却一蹶不振,直至普照知讷时,始中兴禅宗,形成一新局面。

高丽时代的佛教,在王室及执政者的保护下得以成长兴盛,至西元一三九二年高丽灭亡,佛教亦随之呈现衰势。李朝建国后,强烈的兴儒排佛思潮,令佛教趋于压抑受难的时代。睿宗(一四六九在位)曾订定度牒的制度,名额为禅宗、教宗各三十名,此外又禁止寺刹的创建。其后的成宗(一四七○-一四九四在位)、燕山君(一四九五-一五○五在位)、中宗(一五○六-一五四四在位)等诸帝皆採排佛政策。直到明宗(一五四六-一五六七在位)初年,太后摄政,欲复兴佛教,因此佛教一度显现再兴之机。其后,因明宗亲政,恢复兴儒排佛政策,佛教于是再陷颓败之势。惟此时期仍见高僧大德,如无准己和撰《显正论》驳斥排佛论;西山休静大振禅风,今韩国僧众多属此法系。与休静法系抗礼者,有浮休善修与碧岩觉性的法系。另有晦庵定慧著《华严经疏隐科》、《禅源集都序著柄》,与镜严应允二人并称教禅两宗的大宗师。李朝末期,由于诸师的努力,终于在一八九五年解除僧侣不得入京的禁令,四年后,于京师创建元兴寺,并设置「朝鲜佛教总宗务所」,朝鲜佛教乃得复甦。

一九一○年,日本併吞朝鲜,翌年发布「朝鲜总督府寺刹令」及「寺刹令施行规则」,将教团分为三十本山(一九二四年加华严寺成为三十一本山),形成三十个教区。一九一二年,将朝鲜佛教称「禅教两宗」,并以觉皇寺为中央布教堂,设置三十本山会议所。三十本山则各制定寺法,后因反对教团被总督府监督,乃于一九二一年召开全国僧侣大会,决议于觉皇寺设置「朝鲜佛教禅教两宗中央总务院」,以统辖全国寺刹;翌年反对派亦于觉皇寺设置「朝鲜佛教禅教两宗中央教务院」。一九二五年,两院达成协议,合併组织「财团法人朝鲜佛教中央教务院」,作为中央统一的宗务机构,统辖全国三十一本山。其后将宗名改为「曹溪宗」,并建立太古寺作为其总本山。

此外,圆佛教是新兴于本世纪初的佛教宗派,创教者少太山(一八九一-一九四三)以修行门(真空妙有)与信仰门(因果报应)为基本教义,立精神修养、事理研究、作业取捨等三学,以教化信徒,并创立圆光大学培育人才,教势颇盛。

于佛教教育方面,一九○六年,元兴寺创建「明进学校」作为僧侣的教育机构,该校后来改组为「佛教师范学校」。一九一六年,中央总务院在汉城设立「佛教中央学林」,为培养教界人才的学林,以修身、宗乘、馀乘、宗教学、佈教法及哲学、理、数、史、地等一般学科教育青年僧侣。同时在地方亦以寺院为中心而成立地方学林。不过因为中央学林曾经是韩国独立运动的根据地,所以在一九二二年遭到废止。其后屡经变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为东国大学。佛教的教育机构除上述之外,尚有中央僧伽大学及附设于寺院的讲院等。其中,东国大学及圆光大学成为韩国佛教研究的二大中心,并产生诸多杰出学者。佛教期刊、学报方面,自一九一○年发行佛教杂志《圆宗》后,陆续有《朝鲜佛教月报》、《海东佛报》、《佛教振兴会月报》、《朝鲜佛教界》、《佛教》、《佛教学报》、《韩国佛教学》、《韩国宗教》、《圆佛教思想》等刊行。

◆护教之王

一、新罗真兴王

新罗的佛教,在法兴王(五一四-五三九在位)之前虽已传入,但因受到贵族大臣的反对,不能公开弘传。所幸当时由于异次顿的殉教,使得贵族们纷纷改变信仰,佛教终于得到认可,法兴王也因此下诏禁止杀生,兴建寺院,弘扬佛法。

继法兴王而起的真兴王(五四○-五七五在位),对佛教更加虔诚,他除了淮许人民出家,建立兴轮、皇龙、祇园、实际等寺外,又迎回留学僧,并向中国乞请佛陀舍利及经典。晚年,更剃髮染衣,出家为僧,号法云。王妃邑勺夫人也落髮为尼,号法流。

据《三国遗事》卷三载,真兴王在皇龙寺铸造的丈六佛像,是昔日阿育王为了要供养佛陀真身,聚集黄铜五万七千斤及黄金三万分来铸造佛像,但尝试三次都失败,所以就把金、铜及一张写有「愿到有缘国土,成丈六尊容」的牒文放入船中,任其漂流到有缘的国度去。这些金、铜在很多地方都无法铸成佛像,最后由真兴王获得,铸成庄严的佛像。这段故事,说明新罗是个与佛陀有深厚因缘的国土。

二、高丽太祖

高丽太祖(九一八-九四三在位)是出生于佛教家庭的君主,也是位佛教的笃信者。他深信高丽的建国是由于法力之故,所以发愿要保护佛教。

太祖即位后,启建八关斋会,次年迁都开城,在京城内创建法王、慈云、王轮、内帝释、舍那、天禅、新兴、文殊、圆通、地藏等寺院。第四年又在全罗南道海南的五冠山创建大兴寺,迎请高僧利严住持该寺,事之为师。此外,他又亲自迎请由沙门洪庆自唐携回的大藏经,珍藏于帝释陀寺。太祖一生建有数千座丛林寺院等,可说是一位对佛教弘传不遗馀力的君主。

太祖为了要使后代继嗣他的诸王都能依循佛法治国安民,在二十六年(九四三)订定「十条训要」,做为后世治国的龟鑑,这就是闻名高丽的「太祖训要」。在太祖训要的第一条,强调信佛、事佛:「我国家大业,必资诸佛护卫之力,是故创立禅教寺院,差遣住持梵修,使各治其业。后世姦臣执政,徇僧请谒,各业寺社争相换夺,切宜禁之。」由于太祖训要,信佛护教成为高丽王室的一大传统。

三、李朝世祖

继高丽时代而起的,是李朝时代。创建者太祖(一三九二-一三九八在位)是位笃信佛教的君主,他在位时,从事兴寺、修塔、印经等佛教事业。但继承他的群王,却多半採取「崇儒排佛」政策,压抑佛教,在这种情况下,力挽狂澜而复兴佛教的,就是传说中降于此世的五百罗汉之一──世祖(一四五六-一四六八在位)。

世祖尚未即位时,曾经对释、儒的优劣加以评论:「释氏之道,不仅优于孔子,并且等同天地。」可见他对佛教尊崇与精通的程度。在世祖即位之后,实行保护佛教政策,例如解除僧侣出入城内的禁令,淮许人民有出家的自由,修建寺院,举行供养三宝的法会等。奄奄一息的朝鲜佛教,因此渐渐地复甦。

此外,世祖设有刊经都监,大量刊行韩译佛典,并且製作佛教音乐──「灵山会上曲」,对朝鲜的音乐史有很大的贡献。

综观世祖护持佛教的政策,可分为下列三点:一、保护僧侣的权利,使佛教的地位恢复;二、重修佛寺,崇敬三宝;三、刊行大量韩译佛典。因此,世祖赢得李朝佛教护法大王的尊号。

◆佛教对社会、国家的影响

一、佛教救国

韩国佛教是以佛教为护国之教,因此在各时代都可以看到君王奉佛以祈国家安泰的事例。例如在高丽时代显宗(一○一○-一○三一在位)及高宗(一二一四-一二五九在位)时,为了攘敌而发愿雕刻大藏经,成就佛教史上不朽的伟业。

以佛教救国最具代表性的是,李朝时代宣祖二十五年(一五九二),休静大师率领义僧击退强敌的史事。

休静(一五二○-一六○四),因久居妙香山,所以世人尊称他为「西山大师」。宣祖二十五年时,日本丰臣秀吉以朝鲜做为日本攻打中国的管道,出兵朝鲜。当时已七十三高龄的休静大师慨然起义,发表告全国僧寺的檄文,敦促义僧挺身保护国家。他自己在顺安法兴寺率领一千五百名义僧,泗溟大师惟政率领七百名义僧在杵城乾凤寺,雷默大师处英率领一千位义僧在全罗道,骑虚大师灵圭率领七百位义僧在公州甲起,合其他僧兵,号称五千僧兵,共同起义。这些出身佛门的英勇义军,置生死于度外,发挥了勇猛果敢的精神,终于解除了国家的危难,也为衰微的佛教带来中兴的气象。休静大师可以说是李朝佛教中的第一人。

二、高丽大藏经

韩国大藏经的雕刻,共有三次,都是在高丽王朝时代所开雕,所以称为《高丽大藏经》。

显宗元年(一○一○),契丹趁著国势鼎盛,入侵高丽,高丽不得不臣事于契丹。显宗为了祈求和平,拯救国难,次年敕命崔士威等出版藏经。在显宗时雕有五千四十八卷,后经德宗、靖宗,至文宗时雕造完毕,共五百七十函,五千一百二十四卷的大藏经板,收藏在国都开城的符仁寺内。

宣宗时,大觉国师义天自宋返国,请回佛典章疏三千馀卷,又广集宋、辽、日本的古逸章疏一千零十部,四千七百四十卷,编入《新编诸宗教藏总录》三卷内,在王城之南二十里的兴王寺内设置「教藏都监」,依此目录刊行经藏,这就是《高丽续藏经》。

高宗二十三年(一二三六),蒙古兴兵入侵,国王迁都江华岛以避难,藏于符仁寺、兴王寺的《高丽大藏经》、《续藏经》的板木,全毁于战火。高宗为祈求佛力护国,发愿再雕刻大藏经,动员全国学者和技术人员,收集资料,至高宗三十八年(一二五一),经过多年的努力,再雕版大藏经始告完成,总计六五二九卷八一二五八版,俗称「八万大藏经」,收藏于江华城西门外大藏经板堂,后移至海印寺收藏迄今。海印寺也因此另有「法宝寺」的誉称。一九九五年,《高丽大藏经》及版库与海印寺等文化史蹟,在德国柏林开办的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中,正式被录取为世界文化遗产,提昇了韩国佛教文化在国际社会的优越性。

◆韩国佛教的现况

现代韩国已登记立案的佛教团体有三十六个(一九九二年资料统计,依据《韩国宗教年鑑》,一九九四年版),如附表。其中,以曹溪宗、太古宗、天台宗及圆佛教

最具代表性。

宗 团 名  寺刹数 僧侣数   信徒数

大韩佛教曹溪宗 1694  12390   15131206

大韩佛教太古宗 2541   4966    3888979

大韩佛教天台宗  141   4310    1551190

大韩佛教法华宗 1562   2180    567888

大韩佛教真觉宗  117   254       617880

大韩佛教总和宗  710   1075    928597

大韩佛教一乘宗  350   414    141849

大韩佛教观音宗  302   293    1401700

大韩佛教法相宗  212   352    412390

大韩佛教元晓宗  222   527    174100

大韩佛教法华宗  58      68    197249

大韩佛教普门宗  29     200    69986

大韩佛教弥勒宗  127   134    152920

大韩佛教华严宗  17      37     10550

大韩佛教龙华宗  24      58     65520

大韩佛教真言宗  16      28    10520

天华佛教              4         4    6070

大韩佛教圆融宗 161    181     96380

大韩佛教法轮宗 244    324    344600

韩国大乘如来宗 134    137    6280

佛教总持宗         36      57          350000

大韩佛教弥陀宗 403     450     1337520

大韩佛教本愿宗 114    331    46500

大韩佛教三论宗 107    200    59134

大韩佛教曹洞宗 171    234    103520

大韩佛教涅槃宗  44       65    247810

大韩佛教大乘宗  63       63     10145

一鹏禅教宗         513    742    286000

弥勒佛教              24     44        14430

佛乘宗                   7     12         5000

灵山法华宗           15    22         7700

大韩佛教佛入宗    85   232    343267

大韩佛教弘济宗    27    50      23600

韩国佛教弥勒宗    96    103    17612

大韩佛教佛国宗    38    44       8220

大韩佛教禅教宗    226   226         349000

合计                  10634  30807   28985312

一、曹溪宗

曹溪宗是今日韩国佛教界的代表,也是最具规模的传统宗教团体。由曹溪宗创办的教育机构,有东国大学、东国大学庆州分校、中央僧伽大学(以教育出家众为主的佛学院)、国小、中学、高中等。

随著寺院组织的不同,佈教方式各有特色。汉城著名的传统寺院是曹溪寺、奉恩寺、道讚寺等;著名的现代化寺院则有佛光寺、九龙寺、能仁禅院,积极展开各种佈教活动。曹溪宗佈教院除二十五个教区本寺外,还有二百多个佈教堂,也积极的进行各种佈教活动,不只僧众热心于弘法佈教,分布于全国各地的在家佈教师也有三千多名。

曹溪宗在全国各大都市设立佛教教养大学,举行全国巡迴佛教思想讲演会、佈教会议,培养国际佈教师,展开南北佛教交流佈教活动,军队裡的佛堂也多与邻近寺院缔结为姊妹寺,举行说法大会。

由曹溪宗宗团投入庞大资金,在一九九○年四月八日正式成立的佛教广播电台(BBS),是韩国佛教首创的广播事业。一九九五年成立佛教卫星电视台,播放佛教节目,为佛教的宣扬更迈进一步。

韩国佛教的主要出版社有藏经阁、民族社、大圆精舍、东国译经院等三十五个。一九九○年成立「佛教出版协议会」,主办综合广告、书籍展示会、读书运动、收集国内外出版资料等活动。

由曹溪宗设立的东国译经院,在二十年间,投入韩币十亿元资本,做为编纂《韩国佛教全书》事业,在一九八九年完成。全书从佛教传入开始,到朝鲜末期为止,总共收集一百四十九位宗师的著述,二百六十一种的现存文献,计分为十大册。

二、太古宗

韩国在日本统治结束后,遗留下来的最大流弊就是「僧侣娶妻」的问题,经过长达八年纷争的结果,曹溪宗的僧侣是维护传统的清淨僧团,而太古宗的僧侣是淮许结婚娶妻的宗教团体。

太古宗以释迦牟尼佛为教祖,太古普遇国师为宗祖。针对寺院的设立、管理问题,在一九九○年创立「全国教任协议会」,承认毕业于教界大学的在家信徒有资格建寺经营管理。

该宗保有传统的梵呗音乐,在奉元寺设有「灵山斋」保存会,以培养专门人才,现任总裁松岩法师是属于人间文化财五十号;在东邦佛教大学设有「传统佛画研究院」,院长万奉法师是属于人间文化财四十八号。

一九八二年,创办东邦佛教大学,僧俗二众皆可就读。并有以出家众为主的「佛教专门教育院」一所、普通中学、高中等。

三、天台宗

一九六六年,上月圆觉法师在小白山救仁寺(位于忠清北道丹阳郡)创立天台宗。总本山救仁寺的五层大法堂说法宝殿,可容纳万人,具有现代化的建筑,採用现代的佈教方式,几年之间,信徒激增。上月法师的新理念,旨在提倡:一、生活佛教;二、大众佛教;三、爱国佛教。

釜山的三光寺有宽敞的礼堂,是目前韩国最大的会馆,方便举行各种佛教活动。

四、新兴宗派──圆佛教

圆佛教是西元一九一五年时,在全罗南道产生的新宗派。创设圆佛教的是朴重彬(一八九一-一九四三),法号少太山,通常称他为大宗师,在圆佛教裡又被尊称为教祖。

圆佛教以《金刚经》作为所依经典,其基本教义有二:一、是真空妙有的修行门;二、是因果报应的信仰门。从修行门中,立精神修养、事理研究、作业取捨等三学。综合这一门的实践,仍归宗于禅,因此他提倡「动静一如,灵肉双全」、「佛法是生活,生活是佛法」。在信仰门裡首重四恩,即:天地恩、父母恩、同胞恩、法律恩。这四恩是与三学对待的,三学是对自己的修持,四恩是待人处世的规范。果能依此实践,便是供佛、作佛事。所以教徒必须要做到「处处都是佛像,事事都是供佛」。

圆佛教以「○」(圆)为表徵,取代一般寺院的佛像。「○」是一个无始无终的圆圈,象徵法身佛,是宇宙万有的本源,诸佛诸圣的心印,一切众生的本性。该教派为了实践「佛法是生活,生活是佛法」的理念,致力于佛教的现代化、大众化及生活化,并且推展多元化的活动,因此,无论在文教或慈善事业等方面的努力,都不遗馀力。

在教育机构方面,有圆光大学、专门大学、七所中学,以及一百多所幼稚园。在慈善事业的推展上,有十六所养老院和育幼院以及精神疗养院。此外还有六所医院、八所中药房、出版社、製药厂、金融事业、农场等等。

由此可见圆佛教的人间性格。

韩国的领土有百分之八十是丘陵和山脉,而有山的地方就有寺院,从山的取名,如金刚山、灵鹫山等,以及文化遗蹟,到处可见佛教的影响。韩国的佛教事业已经积极地深入民间社会,普及各层面,带动一股佛学热潮,如BBS广播电台,每天二十一小时的各种教化、佛教电影的製作演出、佛教管絃乐团、讚佛歌的大合唱、美术工艺展等等,引领社会大众提昇生活境界。

在人员编制上,除了出家、在家佛教部外,有军僧、警僧,也有由全国专任讲师、教授组成的「韩国教授佛子联合会」,共同致力于佛教的复兴,正如旭日东昇,曙光遍照。字按钮进行在线转换


(编辑:)
国学典籍
新闻之窗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溪口奉通北路

客堂电话:0574-88852661

库房电话:0574-88870839

传真:0574-88870839


交通指南:

1、杭甬高速→宁波绕城高速→甬金高速→溪口东出口→溪口镇中兴路→奉通北路五林村北→大慈禅寺
2、甬台温高速→奉化西坞出口→溪口镇中兴路→奉通北路五林村北→大慈禅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