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典籍 首页 > 国学典籍 > 儒家典籍 > 正文

說忠信篤敬

更新时间:2011-05-27 09:52:00点击次数:2568次字号:T|T

馬一浮先生


前在泰和得與諸君共講論者數月,不謂流離轉徙,今日尚得此邊地重復相聚,心里覺得是悲喜交集。所悲者,吾國家民族被夷狄侵凌到此地步吾儕深受苦痛心怵危亡,當思匹夫有責,將何以振此垂絕之緒,成此恢復之業,拯此不拔之苦,今實未能焉,能不悲?所喜者,雖同在顛沛之中,尚復有此緣會,從容講論,得與諸君互相切磋,不可謂非幸。諸君感想諒亦同之。校長暨諸教授諸先生不以某為迂闊,仍於學校科目之外,約某繼續自由講論。此雖有似教外別傳,卻是諸法實相,圣賢血脈,人心根本。諸君勿僅目為古代傳統思想,嫌其不合時代潮流。先須祛此成見,方有討論處。


某向來所講,謂一切學術統於六藝。六藝之本卽是吾人自心所具之義理。義理雖為人心所同具,不致思則不能得,故曰學原於思。要引入思維,先須辨析名相。故先述六藝大旨,其后略說義理名相,欲指出一條路徑,以為諸君致思窮理之助。但因時間有限,所講至為簡略,不能詳盡。若能切己體究,或不無可以助發之處。否則只當一場話說。實無益也。


大凡學術有個根原,得其根原才可以得其條理;得其條理才可以得其統類。然后原始要終,舉本該末,以一御萬,觀其會通,明其宗極,昭然不惑,秩然不亂,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運乎無不備。孔子曰“吾道一以貫之。”大學所謂知本、知至,便是這個道理。知本是知其所從出,知至是知其所終極。華嚴家所謂“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與此同旨。所以說天下萬事萬物,不能外於六藝,六藝之道,不能外於自心。黃梨洲有一句話說得最好,曰:盈天地間皆心也。由吾之說,亦可曰:盈天地間皆六藝也。今日學子只知求知,以物為外,其結果為徇物忘己。圣賢之學乃以求道會物歸己,其結果為成己成物。一則向外馳求,往而不反;一則歸有極,言不離宗此實天地懸隔。學者要養成判斷力,非從根原上入手不可。初機於此理湊泊不下,只為平日未嘗治經。其有知治經者,又只為客觀的考據之學,方法錯誤,不知反求自心之義理,終無入頭處。吾今所言雖簡,卻是自己體驗出來,決不相誑。望諸君著實體究,必有省發之時。一念廻機,便同本得,方知此是誠諦之言,方不辜負自己,不辜負先聖,此是夷狄所不能侵,患難所不能入的。天地一日不毀,此心一日不亡,六藝之道亦一日不絕。人類如欲拔出黑暗而趨光明之途,捨此無由也。


某嘗謂讀書而不窮理,只是增長習氣;察識而不涵養,只是用智自私。凡人心攀緣馳逐,意念紛飛,必至昏昧。以昏昧之心應世接物,動成差忒。守一曲之知,逞人我之見,其見於行事者,只是從習氣私欲出來。若心能入理,便有主宰。義理為主,此心常存,無有放失,氣卽安定,安定則清明。涵養於未發以前,察識於事為之際,涵養愈深醇,則察識愈精密。見得道理明明白白,胸中更無餘疑,一切計較利害之私自然消失,逢緣遇境,隨處皆能自主,皆有受用。然后方可以濟艱危,處患難,當大任,應大變,方可名為能立。能立才能行,學不至於能立,不足以為學。《學記》曰:古之學者,“九年知類通達,強立而不反,謂之大成。”“然后足以化民易俗。”故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立以體言,達以用言。體立而后用有以行,未有不能立而能行者。己立己達是立身行己,立人達人是化民成俗。先體而后用,故先立而後達。淺言之,立只是見得義理端的,站得住,把得定,不傾側,不放倒,不為習俗所動,不為境界所移。自己無有真實見地,只是隨人起倒,一昧徇人,名為流俗。不能自拔於流俗者,不足與立。境界不出順逆二種,如富貴、貧賤、夷狄、患難、毀譽、得失、憂喜、苦樂,皆能移人。以仕宦奪志,以饑渴害志者,不足與立。程子曰“教學者如扶醉人,扶得東來西又倒。”此言最能形容不能立之病。到此田地,方可以言致用。“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不是知識技能邊事可以當得的。如今一般為學方法,只知向外求事物上之知識,不知向內求自心之義理。不能明體,焉能達用?侈談立國而罔顧立身,不知天下國家之本在身,身尚不能立,安能立國?今謂欲言立國,先須立身,欲言致用,先須明體。體者何?自心本具之義理是也。義理何由明?求之六藝乃可以明。六藝之道不是空言,須求實踐。實踐如何做起?要學者知道求端致力之方,只能將聖人喫緊為人處盡力拈提出來,使合下便可用力。


今舉《論語》“子張問行”一章,示一最切近之例。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后行。”子張書於紳。


子張問行與問達一般,是無往不宜之意,猶今言適應環境也。蠻貊是異俗,無禮儀,難與為緣,而默化可以消其獷戾。州里是近習,情本易合,而失道亦足以致其乖離。故“中孚”則“信及豚魚”,豚魚比蠻貊猶遠。不仁則道不行於妻子。妻子比州里猶近。行有不得,反求諸己,乃為君子之道。學者當知子張問的是行,而孔子告之以立。換言之,卽是子張問的是用處施設,孔子答以體上功夫。子張病在務外為人,孔子教他向里求己。有人問程子“如何是所過者化”,程子曰:“汝且理會所存者神。”此與孔子答子張問同旨。


如今欲問如何立國致用,則告之曰:汝且立身行己。立身行己之道,卽從“言忠信,行篤敬”做起。言行是日用不離的,忠信篤敬是功夫,亦卽是本體。忠是懇切深摯,信是真實不欺,篤是厚重不輕忽,敬是收斂不放肆。《易》象曰:“風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火熾則風生。“風自火出”,自內而外之象。“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及乎遠”,自內而外也,有物謂充實不虛,有恒謂法則有常。義理是心之存生處,言行是用之發動處,亦自內而外也。所存者是忠信,發出來為忠信之言,所存者是篤敬,發出來為篤敬之行。誠中形外,體用不違。聖人之言該本末,盡內外,徹上徹下只是一貫。世亦有矯飾其言行貌為忠信篤敬者,只是無物無恒,可以欺眾人,不可以欺君子。此誠偽之辨。言不忠信,便是無物。行不篤敬,便是無恒。聖人以天下為一家,中國為一人,《家人》之象也。始於立國,終於化成,天下須從一身之言行做起。這便是立身行己最切要的功夫,人人合下可以用力。從自己心體上將義理顯發出來,除去病痛,才可以為立身之根本;知道立身,才可以為立國之根本。一切學術以此為基,六藝之道卽有此入。

(编辑:)
国学典籍
新闻之窗
联系我们
奉化雪窦山大慈禅寺
地址:浙江 奉化 溪口 奉通北路大慈禅寺 电话:0574-88870839 
传真:0574-88870839
交通指南:
1、杭甬高速→宁波绕城高速→甬金高速→溪口东出口→溪口镇中兴路→奉通北路→大慈禅寺
2、甬台温高速→奉化西坞出口→溪口镇中兴路→奉通北路→大慈禅寺